我到底是谁?打破单一自我的想像

作者: 来源:H假生活 时间:2020-07-10 17:11:13 浏览(152)

我到底是谁?打破单一自我的想像
图片来源:unsplash

前提:自由主义认为,选民和顾客的决定既不是命中注定、也不是任意随机,虽然人都会受到外部力量和随机事件的影响,但到头来,人人都是挥舞着自由的魔杖,为自己做决定。但生命科学认为如果真的深深去探测自己,就会发现自己一向以为理所当然的单一性,会分解成各种互相冲突的声音,没有哪个是「真正的自我」。人类绝非「不可分割」,反而就是由许多分割的部分组成。

行为经济学家也曾做出类似的结论,当时讨论的是民众如何下各种经济决定。或者讲得更精準些,是谁下了这些决定。是谁决定买丰田而不买宾士、度假去巴黎而不去泰国、投资南韩债券而不是上海股票?多数实验都指出,并没有什幺「单一的自我」做出这些决定,而是人心中有许多不同、常常还相互冲突的内在,经过不断拉扯才决定的。

200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康纳曼(Daniel Kahneman),就做过一项开创性的实验,请一组志愿受试者参加分成三阶段的实验。在「短」阶段的实验中,受试者将一只手放入14℃的水里1分钟,这种水温会让人不悦、接近痛苦。60秒后,就请他们把手给抽回来。而在「长」阶段的实验中,受试者的手会放在另一个容器中,水温同样是14℃;但在60秒后,会偷偷将热水导进容器,使水温略升为15℃;30秒后,再请他们把手抽回来。有些受试者会先做「短」版的实验,也有些是从「长」版的实验开始。但不论哪种,都会在两个部分都结束的7分钟后,进行第三阶段、也是最重要阶段的实验。研究人员告知受试者,他们必须重複前两阶段的其中之一,但他们可以自由选择。足足有80%的人选择了「长」版实验,在印象中以为这比较不那幺痛苦。

这个冷水实验如此简单,透露的意义却动摇了整个自由主义世界观的核心。实验告诉我们,人体内至少有两种自我:经验自我(experiencing self)及叙事自我(narrating self)。经验自我是我们每时每刻的意识。所以对于经验自我来说,显然「长」版的实验比较糟。因为你得先忍受14℃的水温、达60秒(「短」版实验受的苦,在这里一点也少不了),这已经很难忍受了,接下来你还得再忍受另外30秒、15℃的水温,虽然情况勉强好一点,但绝对也不愉快。对于经验自我来说,在一个非常不愉快的经验后,再加上另一个仍然不愉快的经验,并不会让整件事变得比较愉快一些。

只不过,经验自我并没有深刻的记忆力。它不会说故事,而且我们要做重大决定的时候,也不会去问经验自我有何想法。讲到要唤起记忆、讲故事、做重大决定,负责的是我们心中另一个非常不同的存在:叙事自我。

叙事自我的概念,很类似葛詹尼加所说的左脑翻译人员,永远忙着将过去的丝丝缕缕,编织成一篇故事,并为未来制定计画。叙事自我就像是记者、诗人或政治人物,不会叙述所有细节,通常只会取事件的高潮和最后结果来编织故事。整个经验的价值,是将峰值与终点两者加以平均。举例来说,叙事自我判断「短」版冷水实验时,是将最差的部分(水非常冷)和最后一刻(水还是非常冷)拿来做平均,结论就是「水非常冷」。接着,叙事自我对「长」版冷水实验也做一样的判断,把过程中最差的部分(水非常冷)和最后一刻(水没那幺冷)拿来做平均,结论就是「水稍微温暖一点」。

这里的重点之一在于:叙事自我对于时间持续多久无感,并不在意长短两款实验的持续时间不同。所以,如果需要在两者择一,叙事自我会挑的是长版的实验,认为「水稍微温暖一点」。

【书籍资讯】

《人类大命运》

我到底是谁?打破单一自我的想像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文章